民族传统体育是各族人民在不同历史时期所创造的以满足人们在不同历史时期身心发展所需要的体育活动方式,民族传统体育项目具有体育的特性、民族性、历史继承性。随着社会的发展,民族传统体育文化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欢和重视,它在促进民族团结,增强民族凝聚力,促进民族经济发展、繁荣民族文化等方面都发挥着积极的作用。为深入贯彻国家发展民族传统体育、弘扬民族传统文化的方针政策,进一步推动右江区做好民族传统体育项目的挖掘保护工作,该区政协教科文卫体和学习委通过面上调研、外出学习考察、召开专题调研座谈会等形式,组织开展了右江区“民族民间传统体育项目挖掘与整理”专题调研活动。在调研基础上,提出几点建议,以供参考。

  右江区地处云贵高原余脉,系珠江水上游,是滇、黔、桂三省(区)边缘交通枢纽和商品集散地,是百色市委、市政府所在地,全国著名的红色旅游圣地,拥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也蕴育了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民族民间传统体育项目文化底蕴深厚,历史悠久,形式多样,富有特色。每一项民间传统体育项目都蕴含着不同区域老百姓的生产生活环境、民族风俗习惯、民族道德伦理、民族文化认同等多方面的内涵,突显着“绕水而居”、“依山而住”的鲜明特点。“绕水而居”主要指右江河流域、绕澄碧湖畔等区域,主要的民间体育项目有“赛(划)龙舟”、“七夕夜泳”、“抢活鸭”、“水下摸鱼”等以水为主要载体的运动项目,这些项目以汉族、蔗园人、壮族的群众为主体;“依山而住”主要指山区农村地带,这一区域的群众民族成份更为丰富,有壮族、瑶族、苗族及少量的回族、仡佬族、彝族,因此民间传统体育项目也呈现多样性,主要有“打陀螺”、“爬竹竿”、“跳竹竿”、逛呜哒”(瑶族丢沙包)、“板鞋竞速”、“跳长绳”“抢花炮”、“打手毽”等等。

  1.赛龙舟。老百色人最初称之为“划龙舟”,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一直是右江区群众参与度最高的民族民间传统体育项目。“赛龙舟”最主要的“赛道”就是百色的母亲河、穿城而过的右江河。解放前一直到六、七十年代,“河边街”“船家”是百色城特有的一个景象,“河边街”居住着原住民和外来从商的人,而“船家”顾名思义就是以船为家的原住渔民,而右江河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地方。“端午划龙舟”,一方面是节庆活动,另一方面则是人们对右江河的敬畏和祈祷,这也是划龙舟群众参与度高的最主要原因。右江“划龙舟”活动地点、形式的变迁是当时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写照”:解放以前的“划龙舟”都要先有传统祭江仪式,由村里的长老带领村民到江边插香跪拜、供猪头祈祷顺风顺水、旱涝保收;龙舟均是渔民的打鱼船,比赛从五码头为起点,大码头为终点,8人一船,每次3艘,约有2组,比赛都由商会老板出资,参与者都得奖励烧猪一头,获奖者还可以得到红包;龙舟赛后全城举街、举村摆宴庆佳节,获奖的队还给村(街)老人派发“利士”,那时的“划龙舟”承载着人们对邻里和谐、爱老孝道的文化传承,这就是右江赛龙舟的前身。到了六、七十年代,人们对龙舟的热情有增无减,开始自发购买、制作“正规龙舟”;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随着城市建设发展,龙舟赛地点移到视野更好、观台更平坦的东坪(今东泳园),而在当时被视为“封建迷信”的传统祭江仪式则消失了。2009年,“右江赛龙舟”又移到代表“右江河流文化核心”、百城城建样板街区的“江滨公园”举行,由右江区党委、政府主办,2010年,提升为“百色右江端午龙舟文化节”,之后逐渐成为百色市地标性的文化旅游品牌、对外宣传的重要窗口。

  2.“七夕夜泳”。这项活动来源于右江区流域的七夕习俗,七夕时节正值百色最炎热的时候,亲水活动则是群众最喜爱的项目。在《中华全国风俗志》书中记载有:“阴历七月初七日,百色县人民谓是日寅、卯未通光之前,仙姬下河沐浴,此日天水之味,较平时格外清冽甘爽,可以治病长寿。因此人人皆分外早起,争往河中取水,竟有全夜不睡者……”。百色“七夕习俗”的时间节点在农历七月初六的深夜、初七的凌晨零点。每到这个时间节点,右江河岸尽是人山人海,以游泳的姿态“整装待发”,零点一到,人们纷纷涌向湖里,尽情游泳沐浴、洗去“烦忧”洗去“污浊”,祈盼健康平安;而此时的澄碧湖畔的村民则撑起小船到湖中央取“仙水”,山区里群众也会在这个时间到山泉口挑上一担“七夕水”。

  3.“抢活鸭”、“水下摸鱼”。这些项目多流传于百城街道、龙景街道、阳圩镇、永乐镇等拥有丰富水资源、以水产养殖为主要经济收入来源的地方;活动时间大多在民族节庆期间,如“三月三”歌圩、端午节、“六月六庆丰节”以及腊月期间;活动的产生表达了人与自然“抗争”意识,是人们生产生活环境的产物。比如,居住在右江流域的群众都有养鸭的习惯,源于鸭的水性特别好,“鸭”在壮话里是“厉害、有力量”的意思,能在水里抢到活鸭,就说明这个人很有力量、水性好。而“水下摸鱼”的来由,古时候每到年关前,大户人家在鱼塘打鱼后,都在清塘,这时候就举办“水下摸鱼”活动,让村里的老百姓下水摸鱼“打牙祭”,谁家的孩子水性好、手脚灵活自然摸到的鱼多。

  4.跳竹竿、爬竹竿。跳竹竿也叫竹竿舞,是佤族、黎族和苗族等少数民族特有的一种舞蹈,起源于海南岛五指山区黎族聚居地区,有数百年的历史。跳竹竿最主要的道具竹子是壮族村落最常见的植物,爱学习的壮族同胞很快地就把这项民间技艺变成了壮族民俗节庆活动的一项内容。而居住在大山里的壮族、苗族等群众,则是喜欢把3—4根竹竿绑定在村口的大榕树、龙眼树下,徒手攀爬,最先触竿顶者为胜。

  5.“打陀螺”。主要流传于山区乡镇,老百姓自制的陀螺材料多为材质较硬的野生“鸡果”树、茶油树等,游戏规则有的看转动时间长短、有的是在规定的区域,通过陀螺激旋、撞击对方陀螺旋转“出界”为胜。这项活动的道具制作、技术掌握、竞赛规则都体现的鲜明的群众自发性及智慧比拼、并有一定的趣味性,场地要求不高,一小块2平方米平坦的地方、两三名“运动员”就可以比赛。

  6.“逛呜哒”(意即瑶族丢沙包)。这是瑶族群众特有的一项民族特色活动,瑶族青年男女在“瑶族歌堂习俗”中唯一与运动有关的项目,瑶族姑娘用五彩布、五彩丝线、五谷杂粮缝制沙包,与瑶族男子互抛、接沙包,在运动中“传情达意”,挑选意中人。该项活动场地灵活,田间、地头均可,场地一分为二,用竹竿、树枝甚至麻绳作为中间“隔物”即可开展活动;场地两边是以红、黑色这主色调的瑶族服饰,一个个缀着五彩丝线的呜哒在场地两头纷飞,像一道彩虹把两边的青年男女连在一起。

  7.“抢花炮”、“打手毽”。这属于右江区较传统的民间体育项目,是“右江壮族岑王庙会”(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位于大楞乡大楞村一带)固定比赛项目,每年参加“抢花炮”“打手毽”活动的人员约500多人。“抢花炮”的形式与广西各地的形式相似,男女均可以参加;“打手毽”即手打毽子,场地为两边对阵,无固定规格、赛制自由,男女均可以参加。

  8.板鞋竞速。板鞋竞速是壮族民间传统体育项目,起源于明代。相传明代倭寇侵扰我国沿海地带,广西田州的瓦氏夫人率兵赴沿海抗倭。瓦氏夫人为了让士兵步调一致,令3名士兵穿上一副长板鞋齐跑。长期如此训练,士兵的素质大大提高,斗志高涨,战场上所向披靡,打败了倭寇。后来壮族人民模仿瓦氏夫人练兵方法,开展3人板鞋竞技活动自娱自乐,挖掘了这项民间体育活动。该项目与跳竹竿活动项目的特点类似,既体现同心协力、同舟共济、团结奋进、拼搏进取的时代精神,同时又具有浓厚的民族性、传统性、竞技性、开放性、普及性、健身性、娱乐性,是全民健身运动的理想项目。

  9.背篓接绣球。背篓接绣球(投绣球)是广西壮族人民的一项传统体育游戏,最早出现于2000多年前绘制的花山壁画上,但当时是用青铜铸制的兵器甩投,称为“飞陀”,多在作战和狩猎中运用。后来,人们将飞陀改制成绣花囊,互相抛接娱乐。到了宋代,抛绣球逐渐演变成为壮族男女青年表达爱情的方式。该项目既要比准度、难度,又要赛时间,这项比赛除了考验参赛者的技术,更多的是考验参赛者之间的默契程度和团结协作精神。

  10.跳长绳。跳绳在中国具有悠久的历史,南宋以来,每逢佳节都跳绳,称为“跳白索”,原属于庭院游戏类,后来发展成民间竞技运动。跳绳是一种在环摆的绳索中做各种跳跃动作的体育游戏。该项目体现了参赛运动员秩序井然、听从指挥、协调一致的团队精神,表现出顽强的意志、高尚的竞赛品质以及极强的集体荣誉感。具有浓厚的传统性、开放性、普及性,是广大人民群众十分喜爱的一项全民健身项目。

  右江区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右江区委、区人民政府坚持把民族工作列为重要工作,是自治区民族团结进步先进县(区),是目前全国唯一蝉联九届全国“游泳之乡”、四届“田径之乡”的县(区);对传统民族民间传统体育项目保护传承工作,已上升为促进民族团结和谐、增强民族文化自信、提升人民群众幸福感的重要高度。近年来,在区委、区政府的主导下,区直各职能部门认真履职,以强烈的责任感,努力抓好民族民间传统体育项目的保护传承工作,取得了不俗的成效。一是深入挖掘民族民间传统体育资源,打造“百色右江端午龙舟文化节”、“阳圩山歌节”等地方特色文化旅游品牌。二是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促进民族民间传统体育项目传承。2010年,“右江瑶族歌堂习俗”和“右江壮族岑王庙会”双双入选广西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实现我区自治区级非遗保护名录工作“零突破”。包含在“右江瑶族歌堂习俗”的“逛呜哒”(瑶族丢沙包)”、“右江壮族岑王庙会”中的“抢花炮”“打手毽”等民族民间体育项目得到了进一步的传承保护。在2011百色市元宵大型民俗巡游展示活动中,“逛呜哒”项目作为右江区特色方块队之一参加展示,被评为银奖,获得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在项目的引领带动下,如今,该区的瑶族村小学、汪甸瑶族中学等引入“逛呜哒”为课外体育项目,龙川六能、洞好,汪甸伟弄、伟阳、六核等地都积极开展盘王节活动、举办“逛呜哒”比赛,民族民间传统体育项目得到较好的传承保护。三是利用民族节庆,扩大民族民间传统体育项目的宣传。

  1.统筹规划、发展平台、资金投入欠缺。目前,右江区存在着现代竞技体育、公共体育健身文化蓬勃发展与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保护传承发展不够平衡的状况。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保护传承工作方面,在区、乡(镇、街道)层级的统筹规划、工作机制、资金投入还是一个短板,全区民族民间传统体育项目活动形式、发展平台、项目经费、场地器材,以及宣传普及等方面投入还是比较欠缺。

  2.资料收集、挖掘普查工作力度不够。目前除赛龙舟、七夕游泳节项目得到较好地挖掘和宣传外,大部分的民族民间传统体育项目底子不清,资料不齐,普查、收集、整理进度缓慢,一些珍贵资料尚散落民间未能及时得以挖掘保护。

  3.保护传承、普及创新不足。一是一些传统体育技艺面临后继无人,濒临失传。比如,舞狮队、女子舞龙队,追溯到七、八十年代时,曾经是老百色城群众逢年过节喜闻乐见的传统体育项目,如今已成为了记忆。二是民族传统体育文化普及、丰富和创新不足。近年来,虽然该区在每年三月三、阳圩山歌节均举办有抛绣球、跳竹竿、打陀螺等民间传统趣味体育活动,但基本上局限于演员展示、表演的层面,尚未能在群众中得到进一步地推广普及、丰富和创新。

  4.思想认识缺乏。对民族民间传统体育项目在提炼城市文化内涵、提升旅游文化品牌、增加民族文化认同感和荣誉感的积极作用认识不够深,宣传力度乏力。

  1.统筹规划,完善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保护传承工作机制。全区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保护传承发展,离不开各级党委、政府和职能部门的高度重视和支持,离不开社会各界、民族民间的广泛参与。为此,区精神文明组要进一步统筹主导这项工作,充分发挥政府部门职能,做好近期、长期发展规划,增强各级、各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共识,确保工作目标的趋同性,确保在组织管理效率和人力、物力、财力投入上达到最大公约数,确保全区能够一届接着一届一以贯之地坚持做好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保护传承与发展工作。各乡镇(街道)、村(社区),以及区直相关部门要各司其职,互相配合,加快推进乡镇(街道)、村(社区)、学校体育组织管理建设,为民族民间传统体育项目保护传承培育人才、搭建平台、落实资金、提供服务。

  2.挖掘整理,丰富民族传统体育项目文化内涵。充分发挥群众的智慧和力量,对民族民间传统体育项目进行全面深入挖掘整理和提升。除了要深入挖掘现有的传统体育项目之外,要深入挖掘和包装原有历史记载的舞狮、女子舞龙项目,以及丢沙包、打陀螺、爬竹竿、扛甘蔗比赛等经由我区各民族群众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自然形成的具有当地特色的体育运动项目。通过在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学校等层面举办各类运动会进行展示和比赛,激发广大群众参与的热情和创新精神,对各项民族民间体育项目文化进行挖掘整理、完善和创新,不断丰富和提升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内涵。

  3.成立协会,构筑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保护与发展平台。要通过成立协会,不断整合全区民族传统体育项目资源,挖掘、丰富、完善民族传统体育项目文化内容、内涵及其功能,团结和吸引不同行业、不同阶层、不同年龄的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传承人、研习者、锻炼者和爱好者,影响和带动建立起群众性民族传统体育工作的组织网络体系,为全民健身提供强有力的组织保障。同时,加强民族传统体育项目训练基地建设,积极引导有条件的乡镇、社区结合实际,成立各类民族民间传统体育项目协会,正常开展活动,助推全区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健康发展。

  4.拓宽渠道,搭建民族传统体育文化活动舞台。在以“全国游泳之乡”、“全国田径之乡”为主题开展各项体育活动、比赛之外,以每年三月三、端午节等民族传统节日为契机,积极搭建民族传统体育项目赛事平台,组织举办丰富多彩的民族传统体育文化活动,提高运动员传统体育项目技能,展现民族传统体育项目的独特魅力,使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与现代体育运动项目一并成为右江区广大人民群众强身健身、休闲娱乐的主要活动,在全区上下兴起民族传统体育运动热潮。同时,统筹协调,多方自筹资金和争取上级资金支持,在有条件、有民族传统体育项目基础的乡镇、村(社区)和学校设立民族传统体育项目训练场所、搭建运动项目平台,创建多种形式民族传统体育项目学校,创办特色体育项目兴趣班,增设课程、举办赛事、挖掘资源,推进民族传统体育文化课程化、竞技化、网络化,推进民族传统体育文化进校园试点建设。通过文化熏陶,特色引领,示范带动,宣传造势,不断培养高素质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人才,展示右江区传统体育项目的魅力。

  5.立足品牌,培育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产业。依托右江区“全国游泳之乡”、“全国田径之乡”和百色右江端午龙舟文化节、阳圩山歌节这些品牌效应,努力探索赛龙舟、舞狮、女子舞龙等民族民间体育项目发展的专业化、产业化之路。一是通过招商引资等方式,加强与有关体育院校、企业交流与合作,针对本区特色体育项目,兴办学校,建立训练基地,举办各种赛事,大力培养高标准、高资质的民族民间体育项目人才和队伍,努力提升文化公共服务水平;二是探索和推进体育文化产业与旅游产业融合发展,体现体育文化的兼容性和张弛力,实现文化与经济双赢。□玉凤秋